快捷搜索:  88888  888881  88888%27  88888JyI=  88888e360  88888[.](,.)(  88888!(()

[海之南]南建州:短短40年 旧事已化为烟尘[组图

  南建州(定安古称)仅存在了四十年,短暂得让人生疏。

  这段六百多年前的汗青,像小说般曲曲折折,由开始到竣事。

  在年华的磨洗中,当年的旧事已险些化为烟尘。

  惟有主人公的聚散悲欢,至今还让人感慨、传诵。

  元代,南建州东连会同、乐会、文昌,西接澄迈,南至五指山,北抵琼山。至明清两代,定安县境大抵相当。此为清《琼州府志》定安县全图。

  拾捡散落的汗青碎片,经常让人有意外惊喜。那些被尘封的点点滴滴,拼接起来,往往就是一段让人伤古怀今、唏嘘叹息的人和事。

  600多年前的南建州(定安古称,1329年设,1369年废),记录了一段刀光血影的政权更迭,也记录了一段布满传奇和浪漫的汗青。

王官后人尊其为官祖。明代编修的族谱延续至今。

  登位后,元文宗对他的放逐地记忆犹新。为报礼遇之恩,将定安县升为南建州

  在海南古代浩瀚州县中,仅存在40年的南建州,短暂得让人生疏。

  从建置沿革看,南建州的设立,很有点横空出世的味道。

王官庙内的明代铁钟,历经患难,生存完好。

王官墓前雕有金刚杵的断头石像

  设州之前,定安作为独立的行政区域仅有30多年汗青。史料记实,元世祖至元二十九年(1292年),平章阔里吉思率兵平黎后,割琼山县南境及五指山黎峒一带(今琼中、琼海、屯昌三市县大部门地域)首置定安县,意为以后田地安宁,黎庶安定。县治设在南资都(今定安龙门镇),附属琼州路军民安慰司。

  天历二年(1329年),方才当上天子的元文宗图帖睦尔(1328-1332年在位)下旨,将附属海北海南道宣慰司的琼州路军民安慰司改为乾宁军民安慰司;同时将定安县升为南建州,直接附属于海北海南道宣慰司,封定安南雷峒主王官为世袭知州,州治迁往琼牙乡。

官墓文革时遭到粉碎

  蒙古雄师创造的元代,是历朝边境最广的帝国。一个小小的、偏居一隅的海南岛,能受到天子如此看重,实乃事出有因。

  《元史》、明《正德琼台志》记实,至治元年(1321年),时为亲王的图帖睦尔(元武宗次子),因宫廷内争,被英宗(1321-1323年在位)充军琼州,潜邸就在琼州城城南(今府城)。

九锡山村的元代女墓雕龙刻凤。

  从唐代起,被认为“炎雾喷毒,往鲜生还”、“一去一万里,千之千不还”的琼州,是历代罪臣、贬官最偏远的放逐地。在浩瀚盼愿北还的放逐者中,图帖睦尔是唯一无二的皇亲贵胄(天子直系),也是汗青上独一到过海南的天子。

  贬居两年多后,泰定元年(1324年),20岁的图帖睦尔召归北上。或者是时来运转,4年之后,图帖睦尔成为元朝第12位天子。

  登位后,元文宗对他的放逐地记忆犹新。天历二年,把琼州路改为乾宁军民安慰司,并在潜邸地址之处建筑了“雄丽岭海”的大兴龙普明禅寺,以谢“上天垂祐”。又因贬居琼州时,定安南雷峒主王官“事之以礼,故升而以官世知州事”,“佩金符,领军民”。据王官后人保藏的《王氏族谱》记实,王官封知州后,还获赐金碗玉箸和宫袍等。

  南雷峒位于定安南部山区(今定安岭口、中瑞农场一带),在古代无疑是偏乡僻壤。其时的峒主王官,到底以何种“礼遇”冲动了元文宗?

  《正德琼台志》中记录了文宗贬居琼州的一桩逸事,“元帅陈谦亨家有侍娃,名青梅,通词翰,善歌舞,声色并丽。至治间文宗在潜邸,慕之。尝示其家,以觊窥之。意不就,因赋诗云:自笑当年志气豪,手攀银杏弄金桃,溟南地僻无佳果,问着青梅价也高。”

小小瓷片也有一段汗青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